万宇置业集团
知名科技产业集群规划、运营服务机构
Well-know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dustrial cluster planning, operation services

比枫叶美比大熊猫少,极危物种五小叶槭,它该如何存在?

在漫长的进化历史中,地球孕育出丰富的物种。以特产于四川的五小叶槭为例,它形似枫树,叶型独特、色彩绚丽,是具有观赏价值的槭树种类之一,在西方园艺界与另一种古老植物“鸽子树”——珙桐齐名。五小叶槭仅在四川横断山区有分布,横断山区也被国际上评为地球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之一。  在过去十几年中,国内一直在寻找五小叶槭种群,目前已知的个体数量大约为百余株,而且均处在人为干扰较剧烈的地段,牲畜啃食、薪柴砍伐以及道路和水电站修建等现象严重威胁五小叶槭的生存。

按照IUCN濒危等级标准(IUCN 1994),五小叶槭已属于极危物种,面临灭绝的边缘,急需抢救性保护。然而,处于灭绝边缘的五小叶槭,却未录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新华网2017年2月的数据显示,国际上已界定的我国受威胁物种数量有792个,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名录中仅有262个与之对应。

为保护生物多样性,针对濒危植物五小叶槭,自2014年来,中国绿发会通过多种方式来保护它,如发起靠前起针对濒危植物的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成立拯救五小叶槭工作组、建立五小叶槭突击队赴雅砻江抢救该物种;在兰州、天水、兴安盟建立“中华五小叶槭保护地”进行迁地保护等等。

生物多样性保护任重而道远。2016年5月,英国皇家植物园发布报告显示,全球21%的植物物种正面临灭绝风险。本文由中国绿发会濒危物种基金负责人邵文杰先生所撰,系统性介绍绿会在保护这一濒危植物的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困难,特此与公众分享。我们期望,有更多的人能了解绿会工作,并参与到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

五小叶槭,并不只有五片叶子,而是四到七片,长在一个大叶柄上。植物学管这种叶子叫掌状复叶。恩,就是你伸开手掌的样子。

我略微了解了下这种植物,发现它的身世还颇有些传奇。知道《消失的地平线》这部小说的人,应该也知道约瑟夫洛克这位探险家吧。20世纪20年代,洛克来到中国探险,他身兼数个任务,长时间在四川云南等地的藏区活动,考察植物。1928年,他在木里发现了五小叶槭的野外种群,但这个物种在3年后才被另一个外国植物学家命名。


而这个物种引起中国科学家的注意,还是1982年的事情。那一年,中科院成都生物所在九龙河边意外发现五小叶槭的野外种群。

这样算起来,人类知道它才不到90年,开始了解并并认识它才不到40年时间。

五小叶槭突出的特点就是叶子变色后十分好看,红似火,是公认的槭树科植物中的颜值担当,秒杀所有枫叶。

据植物学家调查,五小叶槭野生种群大多分布在四川雅安雅砻江河谷海拔2000多米的疏林中,不知什么原因导致它的数量十分稀少,目前不超过500株,属于极度濒危物种。但是五小叶槭并不属于国家保护植物。

即便已经如此濒危,几年前,因为雅砻江一个水电站的建设,一批五小叶槭被淹没。

陕西宝鸡的苗木商人鲁成代就是在那个时候,靠前次认识了五小叶槭。2010年,有个在水电站工作的亲戚告诉他,那边有一种特别好看的树,当地人说很珍贵,就要被水淹没了,你要不过来看看。

鲁成代随即去了雅安,看到了传说中的五小叶槭。他从当地村民手中买了一些种子和幼苗,打算带回去育苗。

家乡宝鸡和甘肃天水只隔着一条渭河,他的苗木基地就在天水麦积的东岔镇。陇海铁路从苗木上空经过,周围群山环绕。这个地方降水量虽然可达700mm,属于渭河河谷,海拔也就1000多米,但跟原生地还是有很大差别。

他把幼苗栽种在苗圃里,育苗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就把五小叶槭种活了,而且经历了冬天也没有冻死。但种子发芽率很低,仅有百分之二十的可以发芽。在研究了五小叶槭的种子后,曹成代发现这个植物的种子是有薄薄的翅膀,扔在土里,翅膀的那一侧永远朝上,但这个种子发芽却是向下的。发现了这点后,他撕掉了种子的翅膀,发芽率果然提高了许多。几年间,他陆续去了多次雅安,又购买了不少种子,现在他的苗圃里已经有3年树龄的五小叶槭几千株,一年的上万株。较大的一棵有五岁了。

鲁成代或许没有想到,他也许是中国人工繁育五小叶槭靠前人。因为2013年,四川省林科院副研究员的马文宝在知道了五小叶槭的濒危程度后,才开始繁育五小叶槭。他们在九龙县、泸定县新兴苗圃、古蔺顺家山现代林业示范基地和省林科院唐昌基地进行了近地保护和迁地保护,“目前人工繁育的植株约有一万株,三年生苗木已经长到一米五六的样子,”稳定了五小叶槭的种群数量。

为了培育更多的幼苗,马文宝还编制了一本《五小叶槭播种育苗技术规程》,在马文宝看来,完成这部规程对五小叶槭的存亡有重大意义。“首先是有助于恢复种群数量,有了大量的人工种群,才便于进一步研究其习性。而在应用层面,更具观赏价值的五小叶槭如果可以应用在园林上,也可以让大家鉴赏这种珍稀而美丽的植物。”

苗圃是长起来了,但曹成代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育苗和保护植物之间的关系,他弄不明白。

2015年,他在互联网上偶然得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组建了五小叶槭工作组,正在推进五小叶槭的保护工作。他联系到了中国绿发会,在绿发会的支持下,他成功申请了中华五小叶槭保护地。

2015年10月,在中国绿发会的牵线下,30株五小槭成功从天水基地迁移到兰州植物园。

人工育苗看起来是成功了,五小叶槭似乎也摆脱了灭绝的命运。但是对于野外种群来说,情况好不到哪里去,人类的影响日渐频繁,如果野外种群保护不住,人工繁育的意义又在哪里了?难道这个植物注定要活在植物园、活在人工园林中么?它也要重蹈水杉和银杏的覆辙么?

鲁成代也很发愁,他一边想着能不能租片大点的地,多育点五小叶槭的苗木,一边想着眼下的这些苗木能不能移植到更多的植物园了。让公众和社会多点了解,对于保护来说,总该是好事吧。